今天宰了幾隻大鼠?
老實說...
我還真的不知道...阿彌佗佛...阿門...
 
當實驗過了第八個小時...
我已經失去一半的意識!
睡眠不足加上十二小時工時
 
今天用的藥物有四種
其中...還使用了MPTP這種可怕的神經毒
上學期的腦傷報告
我做PD
因此
MPTP對我來說並不陌生
配藥的時候
我連呼吸都很緊張...
腦子裡想的都是那些冰凍人的影子
那些靈魂被關在身體裡的人...
 
第三次看這個手術
已經一點恐懼感都沒有
也許再過不久
我會想試試拿手術刀或鑚子
沒了憐憫?
替手術完成的小不點縫合頭皮的時候....
我耳邊響起了學伴的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想走醫學相關的...
 
總共手術幾隻我真的記不得了
走了兩隻
判斷是因為麻醉抑制了呼吸中樞
一隻假手術(原因是定位儀的座標不小心跑掉了)
我為牠感到慶幸...
至少他醒來的時候
身體是自己的
 
下午放飯
餓到有點頭皮發麻
老師替大家買了便當(謝謝老師^^)
我和學姊們就在觀察室外面用餐(隔著一扇門裡面就是手術中的大鼠啊)
這種感覺很...
很奇妙...
我打開便當
看見番茄炒蛋
和著手上的酒精和血液的味道
就更妙了...
 
下午我累到
幫學姊固定大鼠的時候眼睛是閉上的
角針就在我指間穿梭
老師則在我身後監督...
我想有辦法做到這樣的人應該不多了叭~(得意)
 
每次進動物房看到裡面超可愛的實驗動物
心情都很複雜...
我必須跟你們說聲對不起
但這就是你們的命運
即使沒經過手術的摧殘
過一段時間
還是會被"犧牲"掉
沒辦法活到壽終正寢
也因為有你們人類才會越來越進步
這是一份相當神聖的任務
謝謝你們這麼盡職...
我會認真學習...
因為這是用生命換來的...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J Hsieh
  • 剛開始我也是很害怕啊...

    剛開始我也是硬著頭皮走進去硬著頭皮看清楚每一刀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啊...
  • 孟儒
  • 臨床...

    唉~

    或許我真的選錯系了~

    看到血都會.....的我~

    不敢想像你的內容說...

    唉~沒用的子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