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拎著高跟鞋在鬧街上狂奔
想更靠近你一些些
只想用眼睛
對這個你最熟悉的城市
拍照
 
有一道好難跨越的藩籬
於是我只得遠遠看著...
說不打擾
這個理由會不會太冠冕堂皇?
 
我坐在天橋階梯上
望向你的方向
水銀燈快弱過月光
突然場景跳到一個古老的小鎮
紅磚道
路上飄著一股熟悉的味道
我趴在井邊
倒影中的女人身穿一件碎花的短襖
頸子上的釦子沒有扣上
頸上有著幾道大約四公分長 半公分寬的紅印子
還貼了一種裝飾品
一個指甲大小 黑色的圓點
仰首
圓窗閨閣和一棵 蒼老的楊桃樹 
我順手摘下一片樹葉
放在口裏含著
樓井雕欄 曲巷冬晴
橫跨在長巷兩旁的跑馬樓
騷人墨客夜宴吟集 煮茶論對
還有
說不完的酒話
篆煙中
走出一名老者
他握著我的手,緩緩的說:晴暉,既然決定了不再前進,就留給自己多一點空間。
語畢
我旋即回到天橋邊
鍾聲響起
我轉身離去
心裡...
飄著一塊烏雲...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