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一種衝動
少了一種情緒很滿很滿的感覺
那種
拎著高跟鞋在鬧街上狂奔
磨出水泡也無所謂
只想離你近一些
的感覺
 
 
-------------------------------------------------
那個誰
我閉上眼睛卻不斷浮現你的臉
名字我需要花一點時間才cue的出來
我想你應該也是如此
 
昨晚我又夢到那張熟悉的臉
不一樣的是
它的表情很冷漠
我從未看它這樣過
hey,
你還記不記得
Freud說了什麼?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