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四天
一直到旅程結束前都沒有散去的那片霧
和那張臉
 
我不斷回頭
轉著圈圈 一圈一圈
視覺線索一下把我拉回從前
 
天橋上
歪著頭 瞇著眼 彎著一邊嘴角笑的有點邪
「現在,在這裡吻我。」;
踩上同一個斜坡
咬著耳朵我說
「揹我。」
 
我跟愛玩紅色翻花繩那個老者說
不對的時機不對的人我都不想要了
我肩膀不寬
扛著這些其實有點累...
但最重要的那位
就算遠
故事的最後
還是請
務必讓他出現...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