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晴如,妳是謝晴如...」
嗯,還知道我是謝晴如
「為什麼不說話?」
我該說什麼?
你身上還留有別人的吻痕欸...
「我們怎麼辦?」你輕吐出這幾個簡單的字
我還以為你不會問
我們還能怎麼辦?
劇本上是這麼說的:「抱歉我只能給你依賴,沒有愛。」
既然如此...
我想應該也不會有什麼脫序的演出吧!
好致命
 
接下來
我又會開始在睡前噴香水
讓你身上的氣味包圍
我才會  才能
入睡。
 
Hey, 
Big girls don't cry...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