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接了兩個新家教
一個是學習障礙
一個是OCD
大學時代我一直對臨床沒有很深的興趣
除了神經和認知相關的系選修
我通通都沒修
一直到最近接觸到這兩個孩子
我不僅沒有排斥
反而比以前更有耐心了
我可以花一個小時
對著她的背說話
沒有不耐煩
才發現這一年心態上變了好多啊
自從遇見賴老師、好帥老師、兒美班體貼的孩子
在我離職之前還送我一張happy ending的童畫
很符合當時我在準備ending的心情:-)
自從上次失戀
自從MUJ I離開
自從畢業半出社會
自從上次那個ADHD的孩子
也許最後真的會走向臨床...
與晟說了這麼段拔辣的話:
有時候我們就是會遇到一些事情
然後啟發我們對於意義的追尋
與別人的互動中,慢慢定義我們自己,慢慢了解自己要走向哪裡
尤其是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我笑他這段話很像拔辣電影的台詞
最後男主角為了女主角死掉的那種
其實心裡暗自認同啦
 
大學畢業了
當兵的當兵
就業的就業
當米蟲的我當米蟲
不過倒是很有時間可以跟過去敘敘舊
故人們你們都好嗎?
國中畢業後就很難一次湊齊大家
出去繞了一圈做了一場夢之後
回到原點
回到最初那種單純色彩的感覺
這種感覺也有點矛盾
一方面多年來可以輕鬆呼吸很棒
一方面
不用你說...
我自己也可以察覺我眼神的改變
要背著那些故事前進
很難不改變
心態上和生活方式已經完全不同
能就這樣否?
一起試試看吧!
只是
正四方型四個頂點的關係
會不會因此有所改變?
 
爸爸不是才剛回來嗎
怎麼明天又要回去了...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