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內化成為我的一部份
像精神分析說的道德內化成超我一樣
從此我便用他的方式他的標準活著我的每一天
unfinished business?
我倒覺得像童年的創傷
深刻的刻進骨子裡
揮之不去
我也不想揮去...

托斯卡尼艷陽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